新浪新聞客戶端

我軍這個S300導彈班有多牛:成員不是碩士就是博士

我軍這個S300導彈班有多牛:成員不是碩士就是博士
2018年10月24日 09:59 觀察者網
縮小字體 放大字體 收藏 微博 微信 0

  碩士博士去當排長,除了拔草,還能干啥?當然是操作共和國先進的武器。解放軍報10月24日關注了空軍地導某團基層高學歷戰勤班。該班集中了該團的高學歷知識分子,利用他們“學霸”的優點,將知識轉化為戰斗力,提升了所在地導部隊的偵察和抗擊能力。該班的出現,證明我軍的部隊素質隨著時代發展在不斷提升。

  地導某團某營“高學歷戰勤班” 該單位裝備了S-300型防空導彈 圖源;解放軍報

  解放軍報原文如下:

  “以前常有人質疑,博士、碩士放在基層連隊是不是一種人才浪費?”在近期記者到中部戰區空軍某團的一次采訪中,該團政委周誠志非常肯定地說:“二十年前也許是。現在,真不是!基層新裝備部隊,正需要高學歷高素質的人才隊伍。”

  周誠志告訴記者,早在10年前,面對武器裝備更新換代越來越快、信息化程度越來越高、演訓模式日新月異的新趨勢,該團就抓住基層部隊高學歷人才越來越多的契機,依托地導某營,組建了以博士和碩士軍官為主的“高學歷戰勤班”。

  “高學歷戰勤班”到底是個什么班?制導連連長張少平就是這個“班”里的佼佼者。在訓練場,記者看到他一邊熟練操作各類裝置按鈕,一邊指揮全連密切配合,完成了一次干凈利落的對“敵”攻擊。

  這位擁有碩士學位的“尖子”連長,毫不避諱自己剛畢業時曾經歷的彷徨和困惑:“就像很多高學歷干部剛到基層時的心態一樣,總是有種‘英雄無用武之地’的巨大落差,還面臨著到機關還是下基層的艱難職業路徑選擇……”

  直到張少平加入了該團地導某營成立的“高學歷戰勤班”,他的心態才開始好轉。

  在這個“戰勤班”,張少平遇到好幾個跟他一樣的高學歷干部,有的還是博士學位。他們都為了相同的從軍夢而步入軍營,平時既相互鼓勵,也暗暗較勁,都想早日把自己的知識優勢,轉化成演訓場上實實在在的戰斗力。

  在“高學歷戰勤班”,這些博士、碩士軍官既感受到了歸屬感,也找到了施展拳腳的最佳平臺。也就是在“高學歷戰勤班”經歷的一次“敗仗”中,張少平真正想明白了自己到底要走怎樣的路。

  那次演習首日,張少平和戰友在蒸籠般的指控艙里,密切注視著雷達顯示屏上的空情。突然,一架“民航”飛機在靠近該營守衛要地后,瞬間改變航線,向地導陣地發起攻擊。

  “壞了,我們被敵人偽裝蒙騙了!”指控艙里,張少平發出一聲驚呼。原來,對手故意沿民航航線飛行,并進行無線電靜默……

  那次演習是該營換裝后參加的首次體系對抗演練。經驗的欠缺,讓這個“高學歷戰勤班”在第一次“戰斗”中敗北。張少平作為負責戰法研究的“小諸葛”,竟然在演練中被對手的戰術騙過。這些高學歷軍官驀然意識到,空軍的演習演訓內容和方式已經發生了質變,而他們還尚未做好準備。

  年輕的“高學歷戰勤班”面臨著巨大考驗:“如何應對航空兵低空突防”“如何抗擊反輻射導彈”“如何快速機動保存有生力量”……這群博士和碩士軍官需要盡快將知識轉化為解決作戰問題的方案。

  在隨后的演練中,“高學歷戰勤班”開啟“學霸”模式。他們仔細分析比對“敵”機的突防模式,有針對性地研究對抗方法。張少平還利用在校所學知識,迅速開發出多款軟件,大幅提升了地導陣地的偵察和抗擊能力。

  勝利,最終垂青于肯鉆善學的年輕人。在后續演習中,“高學歷戰勤班”引導該營轉敗為勝:累計取得22個體系戰果,擊落8枚反輻射導彈,2次成功抗擊過程被導演組收入空軍經典戰例庫,創下地面防空兵部隊獲得體系戰果最多和所占比例最大兩項紀錄。

  “從那時起,我真正感受到知識的力量和它帶給我的快樂!”張少平告訴記者,就是那次從大敗到全勝的演習,讓他認識到,隨著武器裝備越來越先進、演訓模式越來越創新,高學歷人才在基層部隊大有可為。他當時就立下了“扎根基層當連長”的階段目標。

  多年來,該營“高學歷戰勤班”擁有碩士博士學位的骨干成員基本保持在一定數量,其間雖有人員進出,但相對穩定。

  “高學歷戰勤班”為該團高學歷人才發揮知識特長提供的舞臺雖小,但作用很大,前景廣闊。該團領導說,他們不但自己勤學苦練,還帶出了一支技術骨干隊伍,更帶動了全營技戰術水平穩步提升,成長為催生戰斗力的中堅力量。

中國導彈演習
新浪新聞公眾號
新浪軍事公眾號

更多猛料!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注新浪軍事官方微信(sinamilnews)

新浪軍事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-690-0000 歡迎批評指正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62675637
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Copyright ? 1996-2017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